从可能判处无期徒刑到无罪---郭某强诈骗案辩护纪实

 2019-04-06

从可能判处无期徒刑到无罪---郭某强诈骗案辩护纪实





       2017年2月某日,黑龙江迅雷律师事务所来了一个眉头紧锁的咨询者,案件到法院一个多月,她当时的律师始终没有阅卷,她心急如焚。当天她到哈尔滨中院来见法官说明一下她亲属诈骗案情况后,来到中院对面的迅雷律师事务所,朴素的想法是既然离中院这么近,在中院会有关系。后来每到想到这个时刻她都非常感谢当时的自己,因为这次咨询拉开了彻底改变她亲属命运的大幕。

一、郭某强的基本案情

       郭某强,男,1978年出生,哈尔滨江海证券职员。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的哈检刑诉[2017]15号起诉书指控:2013年6月至2015年6月间,郭永强谎称在齐齐哈尔市从事倒贷业务,并许诺以高息,共计骗取被害人咸会文3092.525万元,骗取被害人代权1886.38万元,骗取邢凡伟145.32万元。另郭某强以开设金融公司需要资金为名,以支付月息3%的高息为诱饵,先后骗取61万元。综上郭永强共骗取人民币5185.225万元。
       2016年3月22日郭某强因涉嫌诈骗被刑事拘留,2016年4月28日被批准捕,2016年6月28日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7年1月6日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向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二、委托律师
       来迅雷所咨询的是郭某强的远房亲属,本案被害人代权、咸会文、邢凡伟系郭某强女朋友的亲属,郭某强父母年事已高,家里没有近亲属帮助郭某强办理此事,只有这个热心远房亲属感念郭某强的仁义厚道出面办理。
       本案是郭某强资金链断裂、无法正常返本付息资,导致被害人进行的报案。被害人的说法是蒙受巨额损失,强烈要求严惩郭某强。当郭某强亲属来迅雷所咨询,刑辩律师张城玮马上意味到这个案件的不同之处:双方是民间借贷关系,即使无法偿还,即使金额特别巨大也改变不了借贷的性质,这是一个无罪的案件。虽然案件已到法院,并且公诉机关建议判处无期徒刑,案件形势非常严竣,但无罪案件就是无罪案件。当张律师表态这是无罪案件,应当无罪辩护时,家属的态度是将信将疑的,将近一年的诉讼过程已经消磨到其对案件的信心,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热心朋友已经多次告诉家属无罪不可能,并且有期徒刑都不可能。张律师向其介绍办理的成功案例,指出无罪不是不可能,即使可能性小也要全力争取。
       几天后家属来到哈尔滨办理的委托,家属事后说过当时的心理,觉得张律师很实在、真实,并且很有激情,虽然律师费很贵,但案件交给张律师放心,即使结果不好但请个好律师对各方也算有个交待。
三、律师辩护
      复印卷宗、会见被告人后发现本案金额是基于十一个鉴定意见,4000多页的案卷材料,被告人对每个被害人所谓诈骗都有重大补充。刑事辩护团队高效运转,分成阅卷与会见两个小组,会见律师连续对郭某强会见三天,逐笔核实郭某强的银行汇款往来情况,通过阅卷小组和会见小组的信息汇总,确定调取证据的方向。为了确实能查明案情,在自行收集的同时也申请人民法院进行调取。
       根据鉴定是基于郭某强与被害人之间银行汇款流水账的前提,提出鉴定未使用郭某强的全部银行(8张银行卡只使用5张),未查明郭某强以第三方账号汇款的情形,未查明被害人以第三方账号接受款项的情形,未查明双方均通过第三方进行资金往来的情形,并针对这些情形分别举出例证,用以证明鉴定的逻辑及前提是错误的。详见附件一、二、三,附件一,十一鉴定意见的表格;附件二,调查核实证据申请书,附件三,一审辩护词、)。
       2017年10月19日,在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第25法庭,本案进行了开庭,关于辩护人提出证据疑点,审判长逐笔要求公诉人庭后核实,关于辩护人指出的鉴定意见检材及逻辑错误,审判长要求公诉机关提交鉴定机构的说明。辩护人仔细细致的准备,当庭有理有据掷地有声的辩护,赢得了各方的认可和赞誉。
四、案件结果

       2017年11月14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7)黑01刑初11号刑事裁定书,准予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当日对郭某强取保候审。检察机关通过撤回起诉方式使被告人不再受到刑事追究,实现了被告人无罪的结果。目前郭某强已经开始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附件一:

30号鉴定

郭永亮等银行卡余额

2016.8.29

郭永强名下:建行0615;建行3130;农行8816;(31号鉴定提及建行9999;建行4449;招行3555;招行7367;农行3063;未作为检材

郭永亮名下:建行9952农行4217;农行3916农信3067;农行2555;(31号鉴定提到建行3948;建行3996未作为检材

刘国富名下:建行3411;建行816931号鉴定提及建行4810,建行3526未作为检材

刘国毓名下:农行8767

32号鉴定

郭永亮等201441日银行卡收入

2016.8.29

郭永强名下:建行9999;建行0615;建行3130;建行4449;招行3555;招行7367;农行3063;农行8816

郭永亮名下:农行2555;农行3916;建行9952.30号鉴定提及的农行4217农信3067未作为检材)

刘国富名下:建行3411;建行816931号鉴定提及建行4810;建行3526未作为检材)。

31号鉴定

郭永亮等收入和支出

2016.8.29

郭永强名下:建行9999;建行0615;建行3130;建行4449;招行3555;招行7367;农行3063;农行8816

郭永亮名下:建行9952;农行3916建行3948;农行2555建行3996.30号鉴定提及农行4217;农信3067未作为检材

刘国富名下:建行8169;建行3411;建行4810;建行3526

18号鉴定

宋莹和咸会文与郭永亮等流水

2015.10.19

郭永强名下:建行0615;建行3130;建行4449;招行3555;招行7367;农行3063;农行881631号鉴定提及的建行9999未作为检材)

郭永亮名下:建行9952;农行3916;农行2555.另有4张银行卡未作为检材

徐金亮名下:农行 6266

刘国富名下:建行3411(缺三个建行建行8169;建行4810;建行3526

咸会文名下:建行7881;建行2136;工行2711;农行5910;农行1862

宋莹名下:  农行186210号鉴定提及的农行6168没作为检材

5号鉴定

代权与郭永亮等人流水

2015.10.19

郭永强名下:建行0615;建行3130;建行4449;建行9999;农行8816;招行3555.另有2张银行卡未作为检材

郭永亮名下:建行9952;农行3916;农行2555.另有4张银行卡未作为检材

刘国富名下:建行8169;建行3411;(另有2张银行卡未作为检材

刘学文名下:建行0242

徐金亮名下:农行6266

代权名下:建行7995;建行9328;建行3279

代权2017515日笔录提及招行7006未能列入检材)

郭永强笔录提到富丽君的银行卡未能列入检材。

提供代英、代梅银行卡未能进行比对。

19号鉴定

邢凡伟与郭永亮等人流水

2015.10.19

郭永强名下:建行0615;招行3555;农行8816;招行7367另有4张银行卡未作为检材)

郭永亮名下:建行9952;农行3916另有5张银行卡未作为检材);

邢凡伟名下:招行7452;招行8688;工行0064.

3页“郭永亮与邢凡伟、班丽娜银行交易流水差额为241.64万元”

“邢心伟、詹桂英、吴宏宇支付给郭永强金额为329万元。 ”

10号鉴定

对郭永亮郭永强刘国富消费取现

2015.10.19

宋莹:农行6168.

6号鉴定

郭永强与郭永亮的流水

2015.10.19

郭永强名下:建行0615;建行3130;农行3063;建行9999;农行8816另有3张银行卡未作为检材

郭永亮名下:建行9952;农行3916;农行2555另有4张银行卡未作为检材

9号鉴定

杨淑霞与郭永强流水

2015.10.19

郭永强名下:建行0615;建行3130;招行3555;(另有5张银行卡未作为检材

刘国富名下:建行8169;建行3411.另有2张银行卡未作为检材

93号鉴定

杨淑霞与郭永亮、郭永强转款情况

2017.9.1

郭永强名下:建行0615;招行3555;(另有6张银行卡未作为检材

郭永亮名下:建行9952另有6张银行卡未作为检材

94号鉴定

王凤来转款情况

2017.9.1

郭永强名下:建行0615;招行3555;农行3063;(另有5张银行卡未作为检材

郭永亮名下:建行9952;农行3916另有5张银行卡未作为检材

刘国富名下:建行8169另有3张银行卡未作为检材


鉴定提及 郭永强8张卡 :建行9999;建行0615;建行3130;建行4449;招行3555;招行7367;农行3063;农行8816;(31号鉴定)

         郭永亮7张卡:建行9952;农行3916建行3948;农行2555建行3996.;农行4217;农信3067未作为检材;(30鉴定、31号鉴定)

         刘国富4张卡:建行8169;建行3411;建行4810;建行352631号鉴定)    


附件二:


 调查核实相关事实申请书
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
       在贵院审理的郭永强诈骗一案中,我作为郭永强的辩护人,通过查阅本案卷宗以及会见被告人,针对被告人辩解意见中涉及事实的部分,申请进行调查核实。
一、关于鉴定意见流水差与诈骗金额的关系
       起诉书中将鉴定意见流水差直接作为诈骗金额,辩护人对此不能同意。本案只有查清所有经济往来的银行账户,尤其是查清全部案外人转款情形下,整体的流水差才能作为双方经济往来的资金差额。
       本案鉴定之前,通过笔录可知侦查机关未与郭永强、郭永亮、代权、咸会文、邢凡伟、王凤来明确用于经济往来的全部银行账户,没有任何依据可以认定侦查机关向鉴定机构提供的银行账户即是各方经济往来的全部银行账户。辩方认为在此情况是不能启动鉴定的,因为鉴定缺少必要的前提,会导致鉴定意见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2014年7月1日,王超受郭永强委托对代权6222083500001277006账户汇款450万元(详见附件一,王超对代权2014年7月1日汇款业务凭证)。根据该汇款凭证可以反映出下列问题:其一,郭永强、郭永亮通过案外第三方汇款的情形存在,但在鉴定意见未进行计算。其二,代权6222083500001277006账户也未在鉴定意见中进行体现,郭永强、郭永亮与这个银行账户其他资金往来未在鉴定意见中进行计算。第5号鉴定意见反映了代权三个建行账户(6227071786497995、6214661140073279、4367421144820189328)。
       时维晔2016年9月5日笔录中提到:郭永亮也让我给其他人的账户汇过款。
       孙兴帮2016年11月25日笔录中提到:郭永强往我卡里存了60万还是80万,还钱时转到他指定的账户,但不都是郭永强的名。
       赵宇2016年11月21日笔录中提到:郭永亮急用钱的时候,也会让我直接把钱打入其他人的账户。
于建军2016年11月21日笔录中提到:郭永视有时就会列出一些其他人的姓名账号让我汇款过来。
       以上是卷宗中进行已经提及第三方转款的情形,可能是本案被害人,也可能不是,但必须进行有效的排除或确定。
       关于鉴定意见,辩护人想谈的不是在鉴定意见基础上加加减减的问题,而是现有证据可以确定鉴定意见所依据的银行账户并不是完整、全面,鉴定意见能否作为定案依据的问题。是没有充分依据可以确定作为检材的银行账户可以反映经济往来全貌的情形下,鉴定意见能否作为定案依据的问题。
二、关于郭永亮应否到案的问题。
       通过孙洪波、时维晔、于建军等人的笔录可知,郭永亮除了与本案被害人有资金往来外,在齐齐哈尔还有其他经济往来。包括本案被害人资金在内的所有资金均汇往郭永亮,再转郭永亮账户进行转出。郭永亮账户是整个资金网络的中枢,郭永强只是其中一部分。哈尔滨方面的资金与齐齐哈尔方面的资金在郭永亮汇集,并进行再次分配。如果郭永亮不到案,本案就永远无法查清被害人资金的去向。
       即使哈尔滨资金的部分,关于咸会文部分郭永强称其对郭永亮与咸会文在2014年7月至2015年年初资金往来不知情,咸会文在2016年4月17日笔录也称当时2014年7月以后是郭永亮直接向其借款。这部分资金存在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郭永强虽未出面,但其知情,在幕后操作,另一可能是与齐齐哈尔的资金往来一样郭永强不知情的情况下郭永亮进行的借款。即本案向被害人借贷资金时郭永强、郭永亮可能存在有分有合的情形,目前这种情形尚不能排除。
三、关于鉴定意见中郭永强账户的资金流入、流出。
       鉴定意见显示,郭永强的资金净流入状况为从郭永亮处净流入41227750元,从邢凡伟处净25617200元,从咸会文处净流入3550000元,从宋莹处净流入17986500元,从王凤来净流入610000元。合计净流入88991450元。
       鉴定意见同时显示,郭永强的资金净流出状况为对代权净流出68686500元。沉淀在郭永强账户金额为20304950元。
       另外,被告人对于资金往来有具体的辩解意见,辩护人建议对其辩解不要轻易进行否定。
       综上,辩护人请求对被告人提及的上述事实予以调查核实。


                                                                                                                  辩护人:张城玮
                                                                                                                          年    月    日

附件三:

一审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黑龙江迅雷律师事务所接受郭永强家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一审辩护人,通过查阅本案卷宗、会见被告人以及刚才进行的庭审调查,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供法庭合议时参考。
一、关于王凤来的部分,辩护人认为这部分指控依法不能成立。
       郭永强与王凤来、杨淑霞发生一起民间借贷,利息三分,借款金额100万元,累计还款80多万元。因倒贷事件郭永强资金琏断裂,无法全部还款,但其始终没有逃跑,,应王凤来的请求,郭永强出具了一个100万元的借据。
       公诉机关指控郭永强以成立金融公司为名进行了非法占有。关于成立金融公司不是子虚乌有,从法律角度成立金融公司也不是足以使被害人交出财物的充分理由。郭永强始终有还款行为,且大部分款项已还清,并出具了借据,认定其有非法占有目的依法不足。这部分指控依法不能成立。
二、关于倒贷部分,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数额认定明显错误。
       关于倒贷部分,时间为2013年6月至2015年6月,每次周期为十天至半个月,按被害人的说法月息8分到9分,资金周转非常频繁,有几百次之多,主要资金流向是被害人转给郭永亮(鉴定意见称累计净流入1.06455450亿元),郭永亮将其中4122.7750万元转给郭永强,郭永强结合咸会文、邢凡伟对其的净流出,对代权转款6868.6500万元。由于每次被害人支出本金后,郭永亮方面要将本息归还,正常状况一直持续到2015年5月,也就是双方一直进行高频高息的复利计算。鉴定意见显示,郭永亮累计“沉淀资金”为6522.7700万元(见附件一)。
       本案通过补查已经确定,存在着大额的郭永强以第三方账号对被害人转款(王超450万元),也存在着大额的郭永强向被害人指定的第三方账号转款(刘连忠80万元),有一定数量的现金交易,郭永强通过刘国毓对咸会文付款5万元,通过刘国民对咸会文付款53万元,通过CRV车付款6万(详见咸会文2017年5月2日笔录)。郭永强通过王莹对邢凡伟付现金10万元(邢凡伟2017年5月31日笔录)。另有李峰账户是否接收200万元,有待进一步查明认定,宝马车款14万元需要查明认定(咸会文笔录)。郭永强、刘国富对富丽君(代权妻子)是否汇款71.58万元(郭永强笔录)需要查明认定。
三、综合本案情况,鉴定意见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本案是郭永亮处于未到案的情况,郭永亮有无以第三方账号对被害人汇款,有无向被害人指定的第三方账号汇款,对被害人有无现金交易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咸会文2017年5月2日已承认有别克车款4万元现金)。
       卷宗现有证据显示,时维晔2016年9月5日笔录、孙兴帮2016年11月25日笔录、赵宇2016年11月21日笔录、于建军2016年11月21日笔录均提到郭永亮让证人给其他人账户汇过款(见附件二),由于这些汇款形成郭永亮对证人的高额流水差。这是不是转给被害人的?这是不是郭永亮以第三方账户形式转款的全部账户?到底额度会有多大?目前均无法确定。如果我们认为郭永亮不可能沉淀6522余万元(因为交易一直正常到2015年4、5月份),那么以第三方账户对被害人转款以及向被害人指定的第三方账户转款所涉及的额度会非常大。
       关于咸会文的部分,咸会文的第一份笔录(2015年10月10日笔录),提到2014年7月,郭永亮单独找到他,要进行倒贷的资金合作,2015年1月郭永强也找到了他。付给郭永强,大约有1400万左右没返还给我。付给郭永亮的,还有1700万左右没有返给我。咸会文陈述的这一内容与郭永强的供述相一致。关于郭永亮的1700万左右,在郭永亮未到庭的情况,如何计算?是按着有利被告人的原则还是按着不利被告人的原则进行计算?
       辩护人认为,侦查机关应先向各方核对参与资金往来的所有银行账号,然后根据证据可以确定银行账号提交司法鉴定。这是鉴定准确性的前提,如果该前提不存在,鉴定意见的结论无法作为定案依据。在本案中,通过笔录可知侦查机关没有向各方核对银行账户,就已查明的银行账户在每份鉴定均没有进行完整、全面作为检材提供(见附件三)。
       通过补查的证据可以确定鉴定意见所依据的检材不具有完整性,其所依据的部分检材所得出的结论是以偏概全,郭永强有8张银行卡(通过31号鉴定可知),郭永亮有7张银行卡(通过30号与31号鉴定比对可知),刘国富有4张银行卡(通过31号鉴定可知),以30号鉴定为例,只将郭永强的3张银行卡、郭永亮的5张银行卡、刘国富的2张银行卡作为检材进行了鉴定,其鉴定意见却称郭永亮、郭永强、刘国富等银行卡余额为6万余元。事实上,部分的银行卡不足以支持整体性的鉴定意见,不足以得出郭永亮等人全部银行卡余额的结论。
       本案的所有鉴定没有一个使用过郭永强8张银行卡、郭永亮7张银行卡、刘国富4张银行卡进行过鉴定,由于每个鉴定均缺少银行卡,鉴定均不具有完整性,其结论都无法作为定案依据使用。
       补查后,现有证据仍不能确定鉴定的检材具有了完整性。如前所述,郭永强的部分有李峰账户是否接收200万元,有待进一步查明认定,宝马车款14万元需要查明认定(咸会文笔录)。郭永强、刘国富对富丽君(代权妻子)是否汇款71.58万元(郭永强笔录)需要查明认定。郭永亮部分,目前是否已提取了郭永亮用于交易的全部银行卡,郭永亮以第三方账户对被害人汇款的金额、郭永亮向被害人指定的第三方账户汇款的情况均无法确定。仅就已提的银行卡,鉴定意见仅以部分银行卡进行鉴定,未作为检材的其他银行卡对鉴定意见有多大影响也不能确定。无论从宏观还是从微观,目前仍不具备检材完整性的条件。简而言之,基础数据未收集全,没办法进行算账,现在算出的账也高度不准确,没办法作为定案的依据。

       目前所作出的鉴定意见仍应认定检材不全,以部分账户得出的却是整体的结论,不具有准确性。

 四、本案可以确定的金额为消费、提现的金额。

       侦查机关目前侦查的结果是资金去向不明,重要因素是郭永亮未到案导致很多事实(比如全部还款的情况、比如咸会文1700万如何认定的问题)无法查明、确定。此时,就低不就高,还是就高不就低,从刑罚谦抑性和事实不清的利益归属被告人的原则,辩护人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综上,辩护人请求人民法院坚持刑事诉讼证明标准,对郭永强依法宣告无罪。


                                                                                                                      辩护人:张城玮

                                                                                                                             年    月    日